Logo

那悠悠的麦香情
作者:罗凤霜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7-6-29

(1)浓浓的麦香

每当我想起:“小满到,小麦黄,掐把小麦交给娘,娘往火里烧一烧,马上闻到小麦香,放在嘴里嚼一嚼,一辈子忘不了浓浓的麦香,疼我的娘”那儿时的童谣。有关麦香的许多美好的记忆也随着岁月将我的思念拉长。

记忆里,眼前又翻起了昔日那滚滚麦浪。

每当樱花落尽,几场春雨飘落,麦子快速地生长,拔节、开花、抽穗,灌浆。扑入眼帘的是那绿绿的麦浪,翻滚着,像一张地毯铺向天际。晴朗的天气,一股暖暖的风擦身而过,麦子的气息随风而至,麦香几乎将人们袭倒。这时的麦子籽粒饱满、麦秆发青,父亲用粗糙的大手掐下一棵麦穗,揉碎,把麦芒、麦衣从指缝中漏出去,只剩下那金黄的麦粒在他的指尖跳舞,他饱经沧桑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和弟弟妹妹们也会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只小手,抚摸着麦穗,然后弯腰掐一颗麦穗头,放在手里,用手一搓,用嘴轻轻吹去麦皮,圆墩墩、胖乎乎的麦粒,馋得我们直流口水,我们却舍不得一次全部吃掉。都轻轻用舌头一舔,一次只吃掉几颗麦子粒,慢慢地嚼着青麦子,甜甜的,真香啊!

那时,正是青黄不接,母亲便会从田间割上几捆麦子回家,把麦秸剪下,将麦穗放在火塘里烧熟,再放在簸箕里搓掉麦皮,一颗颗滚圆,晶莹透亮如嫩黄的珍珠般的麦粒在簸箕里蹦蹦跳跳,让人馋涎欲滴。我们往往迫不及待地将母亲分给的一小把麦粒放在嘴里咀嚼,越嚼越粘、越嚼越香,幸福便写满我们的小脸,此时,弟妹们个个快乐极了! 剩下的一部分麦子,母亲把它放在阳光下晾干,用石磨磨成几大瓣。天热时,用它烧一锅清水,即能品尝麦子的清香,又能防暑降温。冬天,煮一锅青麦子或麦仁粥(我们叫它麦拉子),一家人围坐在熊熊燃烧的火笼旁,一边听着父亲讲着光武大帝刘秀为吃一口当年落难时好吃的麦仁饭杀了许多厨师的故事,一边喝着麦仁水,嚼着麦仁香,谈论着幸福生活,儿孙满堂、其乐融融!   

(2)盼麦黄

立夏后,布谷鸟像极了殷勤的、絮叨的女主人“布谷布谷” 喋喋不休地召唤着故乡的人儿回乡,麦黄鸟也像个乐师奏出了最动听的音乐:“蒜黄算割,擀面烙馍!”“蒜黄算割、种豆插禾”;它尽职尽责的,不厌其烦地提示人们要极早收麦。

最先听懂布谷鸟和麦黄鸟叫的是我的母亲,她把家里挂在竹粑子墙上的筛面的箩筛取下来,刷了刷,然后放到太阳下曝晒;又把父亲背麦子的背夹子从竹楼上拿下来,擦干净;还有去年打麦用的连枷拆下来,把牛皮在冷水里泡软,再用泡过的牛皮条子把连枷上的木条或竹条又紧紧地裹好、缠紧,以备使用。

父亲和村里几个壮劳力早早就把村里的麦场地铲平,洒上水,驾着牛,拉着石磙把它一圈一圈地碾砸压平,然后再撒点灶膛灰,再碾几圈,此时的麦场平展得像一张大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我们孩子也趁大人喝茶休息时,驾着牛转几圈圈,像模像样,俨然小农夫;场砸好后,父亲腋下夹着家里夏收的几把镰刀,在铁匠那里淬火;回家后,他总是笑呵呵地端来一盆清水,蹲在我家院子篱笆边的柴垛子旁,“嚯嚯嚯”地磨起刀来!他的身子即刻在夕阳中一前一后,有节奏地晃动起来,镰刀磨好了,他会慢慢地站起身来,用手蘸点唾沫,试试刀刃。父亲磨过的镰刀,锋利无比,每把镰刀在阳光下都闪着耀眼的银色,锋利的刀刃所向披靡;家家户户也都紧锣密鼓准备着夏收,像是在准备一场激战。

(3)尝麦鲜

六月,风拂日照下,麦稞变成了青黄色,麦穗籽粒饱胀,但还没有变硬。故乡的田野一片碧绿,流动的绿成了生命的底色,一片绿色环抱着山坳,逐渐的一片金黄的麦地成了它的核心,仿佛人的心脏;此时,微风吹起,麦浪翻滚,远山那绿色的树丛映衬着金黄色的麦地成为故乡醉人的一道风景。我便不由得吟诵古诗:“东风染尽三千顷,白鹭飞来无处停”。还有我的《麦黄》诗:“晴日暖风生麦香,山野澄黄泛金浪。正是夏日炎热时,镰刀飞舞抢收忙。”!

清晨,晴朗而又明媚,地气尚湿,麦芒的尖上缀着清亮的露珠。太阳出来了,浅黄的阳光照在麦田上,每一滴露珠,都是一颗闪亮的太阳。于是,大片的麦田就散发出一种耀眼的亮丽。没有风,麦子淡淡的甜香随着湿润的空气流淌着、散溢着、浸润着,这时,麦子就会散发出一种甜润润的麦香。有一种浸人肺腑的滋润感。麦香散发最烈的时候,是早晨和夜间。嗅一嗅麦田,让你每一节筋骨似乎都变得异常舒坦;人的内心也变得格外柔软,我完全被陶醉,感觉生活都是甜甜蜜蜜。

六月初一,上“新麦子坟”,这是老家的习俗。提前几天,母亲和各家各户的婶子们都割十几个麦捆,晒干,用连枷反复捶打脱粒、用新麦子磨成面,蒸上一锅白白的馍馍祭祀已故的亲人,这叫“祭仙”。看!村庄里农户的烟囱里炊烟袅袅,灶膛里炉火旺旺,笼床上装满了白白的大馍馍,并冒着香甜的蒸汽,像身披轻薄柔软纱衣的夏姑娘,莺歌燕舞,飘向蓝蓝的天空。那香气挤出笼床,钻出房门,萦绕在整个村庄。馒头的甜香,熏醉了家乡的大人小孩。我那八十多岁的小脚奶奶一步三摇地下坡回家后,母亲递给她雪白的刚蒸好的馍馍,她笑眯眯的脸上顿时像绽放的一朵菊花,顾不得洗手,放下手里的拐杖,手在大衣襟上只那么一擦,便接过母亲递给的白馍馍,一口咬下去,嚼了几口,泪就涌了出来。奶奶哽咽着告诉我和弟弟妹妹,“孩子啊,这馍馍来得可不容易呀!”。她又让我和弟弟随父亲一起端着几个白馍馍给爷爷上坟,说:“让你爷爷也尝尝新麦面馍馍”。可在我的记忆里,不知爷爷啥模样!因为爷爷在我父亲很小时就已经过世好久了……

(4)麦收

麦子啊!终于在农民们凝望的眼神中由青转黄;竹粑子墙上挂的镰刀将要在农人的手里尽情挥舞,所向披靡。生产队的联合收割机轰鸣运转,磨合试车、整装待发。

一望无垠的麦田真是无比的精彩!听,昆虫在地下弹琴,青蛙在麦田边唱着情歌,农民们正在用收割机“轰隆隆”的收割着麦子,只几天功夫,平展展的麦田像被剃光了头,只剩下一地裸露的麦茬。山坡上的麦子也黄了,可机器无法施展绝技收割,男女老少全下地收麦子, 此时,学校也给我们学生放了忙假,我们这些比镰刀把高不了多少的娃娃,也参加到收割小麦的队伍之中。你割麦子,我打麦结,然后三四把割好的麦子捆成一捆。麦捆麦站在地里,整整齐齐得排成一队队,一列列,如正待检阅的士兵;也有的人把麦捆零散地摆在地上,那些东倒西歪的麦捆,像一群群打败的士兵,等着束手被擒。火辣辣的太阳下,我们个个挥舞镰刀,干劲十足,割了不一会,大家都汗流浃背,到下午,我们早已累得腰酸手腕痛,我和英子的小手掌都磨起了五六个血泡,其中两个还破了,流了许多血,汗渍浸泡过蛰得手生痛。我不由得想起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诗句。在我们都割累了,坐在麦捆上歇息时,突然, 蚂蚱在麦田间跳跃,有时还有一两只野兔“倏”地从田里蹿过,宝哥和那几个男孩子总是不知疲倦,腾地而起,飞快地追去。最有趣得是我们在割麦子时,几只野鸡“扑棱棱”地在麦间飞起,我们便兴致勃勃地扑向野鸡飞走的地方,在那里,我们拨开麦秆,还真捡到了一窝野鸡蛋,有十几个呢!晚上,我们吃到了母亲为我们做的香喷喷的炒野鸡蛋,那时,我们开心地吃着,又说又笑,一天的疲劳便不翼而飞了,身体的疼痛也早已忘到九霄云外。

父亲和壮劳力充当搬运工,把麦捆全都用背夹子背到麦场里,等待它们的是一场皮开肉绽的碾打或打麦机脱粒。

霎时间,车子满了,麦场满了,麦囤满了,香满粮仓。婶婶和孩子们就像捡到了金子,脸上乐开了花!她们总“呵呵呵——呵呵呵——”地笑着,那笑声荡漾在整个村庄、田间小巷,笑声里也夹杂着香甜的麦香情……

 
 
【责任编辑:王海
 
二维码
二维码
热点新闻
普通文章凤县举办感动人物颁奖典礼 让正能量传播更有力
普通文章市委宣布凤县县级领导班子调整决定
普通文章“凤县最美瞬间”摄影比赛评选结果揭晓
普通文章【宝鸡日报】做到三个坚持  深学真做实改
凤县视频
普通视频珍爱生命 远离毒品 凤县新建路小学禁毒侧记
普通视频路易•艾黎诞辰120周年座谈会  凤县受邀
普通视频医者人心大爱无疆 第七届感动凤县年度人物-蔡
普通视频花开七彩凤县 人醉秦岭花谷
普通视频痴迷光影歌凤县 第七届感动凤县年度人物—张新

  陵江酒店集客房、餐饮、会议、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多功能商务度假酒店,让您宾至如归。

共15个温室大棚,采摘期从现在开始至5月上旬,价格每市斤30元左右,进园采摘、批发均可,量大优惠。

  采摘期:1月至5月,进园采摘,享受乐趣,每斤30元左右。另可批发,量大优惠。

  声明:本站新闻及图片版权归属本网站和作者所有,如欲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本站及作者本人有权依法追究当事人责任!特此声明 入口
 
           
DMOZ目录 宝鸡智立人才网 紫柏山景区 通天河景区 嘉陵江源头景区 今日陕西网 赣榆网 宝鸡人事人才网 宝鸡网 拍案网
宝鸡家园网 麟游新闻网 大秦岭旅行社 宝鸡达人网            
- 网站地图 - 申请链接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长信箱 -

Copyright © 2007-2016 凤县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主 管:中共凤县县委宣传部 主 办:凤县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地 址:陕西省宝鸡市凤县双石铺镇 邮政编码:721700
在线投稿:fxzbbjb@126.com(凤县周刊) sxfxnews@163.com(凤县新闻网)
ICP备案号:陕ICP备12006619号 宝鸡网监备案号:61030700110